欢迎访问

香港苹果日报首页

2020年我国宏观杠杆率攀升至270%,上升23.6个百分

2021-02-14    

    2020年中国宏观杠杆率数据出炉!日前,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(NIFD)发布《2020年度中国杠杆率报告》(下称《报告》),数据显示,2020年我国宏观杠杆率从2019年末的246.5%攀升至270.1%,增幅为23.6个百分点。

    受疫情影响,2020年以来多国实施了一系列货币宽松政策,全球杠杆率大幅抬升,备受市场关注。“对于我国来说,杠杆率增幅可以说是大而有度,虽然出现上升,但低于2019年的增幅,同时也低于发达经济体2020年前三季度的增幅。”NIFD国家资产负债表研究中心秘书长刘磊告诉第一财经记者。

    从季度来看,去年,我国杠杆率增幅呈逐季回落态势,四季度已出现“去杠杆”。《报告》称,这充分显示出,面对疫情,政策当局的扩张与扶持政策仍有节制,不搞“大水漫灌”,给未来发展留有政策余地;寻求稳增长与防风险的平衡,体现监管定力与克制以及跨周期调控的意图。

    未来,保持宏观杠杆率基本稳定仍是一大重任。刘磊称,按照2020年下半年债务增速分析,预计2021年宏观杠杆率将在上半年有所下行,从当前的270.1%下降到267%左右,随后再回升至270%,全年宏观杠杆率将与上年持平甚至略有下降。

    整体增幅大而有度

    《报告》显示,2020年全年,我国宏观杠杆率增至270.1% ,四个季度的增幅分别为13.9、7.2、3.6和-1.1个百分点。从杠杆率增速上看,第四季度已现“去杠杆”趋势。

    

    具体而言,第一季度13.9个百分点的增幅是仅低于2009年一季度的历史次高点,这主要是受企业部门杠杆率攀升影响,该季度企业部门杠杆率大幅上升了9.9个百分点。

    到了二季度,宏观杠杆率增速收窄,上升7.2个百分点,只及一季度增幅的一半左右;而三季度又只及二季度增幅约一半,增幅再度趋缓;直至第四季度,杠杆率增速由正转负,出现了季度性的杠杆率回落,下降1.1个百分点。

    “第四季度名义GDP增速的较快上升是推动宏观杠杆率出现季节性回落的主要原因。”刘磊说,从驱动因素上看,此前杠杆率出现明显抬升是受债务增速上升和经济增速放缓影响,但到了第四季度,随着经济的逐步复苏,名义GDP同比增速达7.0%,使得该季度杠杆率下降。

    全年来看,宏观杠杆率增速经历了前高后低的过程,但值得一提的是,刘磊称,疫情冲击之下,相比全球市场,我国杠杆率增幅可以说是大而有度。

    国际金融协会(IIF)最新数据显示,发达经济体杠杆率从2019年末的273.5%升至2020年三季度末的304.2%,共上升30.7个百分点;新兴经济体从2019年末的186.7%升至三季度末的208.4%,上升21.7个百分点;全球(即全部报告国家)杠杆率从2019年末的241.0%升至三季度末的268.4%,上升27.4个百分点。

    “由于大部分国家在2020年下半年遭受疫情冲击仍然严重,预计四季度杠杆率仍会上升。”报告称。据此,我国全年23.6个百分点的增幅,不但低于2009年31.8个百分点的增幅,也低于发达经济体2020年前三季度30.7个百分点的增幅。与此同时,我国实际GDP增长2.3%,名义GDP增长3.0%,是全球唯一实现正增长的主要经济体。

    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主任张晓晶称,这充分显示,面对疫情冲击,政策当局的扩张与扶持政策仍有节制,不搞“大水漫灌”,寻求稳增长与防风险的平衡。

    展望未来,不少业内人士认为,稳杠杆仍是一大重任。方正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颜色此前就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,目前我国经济增长优势明显,可能将出现贷款需求较为旺盛、银行信贷扩张意愿增强的现象,从而导致宏观杠杆率的过快上涨。因此2021年要加大对宏观杠杆率的关注度。宏观杠杆率的上升也会对银行有较大影响,2021年银行的不良贷款的实际风险或将高于账面风险。

    央行在《2020年第四季度中国货币政策执行报告》中也强调,要完善货币供应调控机制,把好货币供应总闸门,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,保持货币供应量和社会融资规模增速同名义经济增速基本匹配,保持宏观杠杆率基本稳定,同时根据形势变化灵活调整政策力度、节奏和重点。

    而基于对未来债务水平和名义GDP的预期,《报告》预计2021年宏观杠杆率将在上半年有所下行,从当前的270.1%下降到267%左右,随后再回升至270%,全年宏观杠杆率与上年持平甚至会略有下降。

    企业部门加杠杆最大

    分部门来看,在2020年杠杆率23.6个百分点的增幅中,企业部门贡献了主要力量。数据显示,去年全年,非金融企业部门杠杆率上升了10.4个百分点,从2019年末的151.9%增长至162.3%。

    但企业部门的加杠杆主要发生在一季度,该季度企业杠杆率上升了9.9个百分点,而二、三、四季度的增幅则分别为3.4、-0.6和-2.3个百分点。可以看到,去年下半年,企业部门已呈现“去杠杆”的态势。

    

    这是由于,一方面,自2020年三季度开始,非金融企业的银行贷款增速放缓,两个季度环比增速回落至1.5%和1.2%,已经回归到往年的平均水平;另一方面,非金融企业的表外融资继续下降,四个季度分别下降了1051亿、2400亿、3800亿和7600亿元,下降的速度仍在加快,且降幅高于2019年。

    而随着结构性去杠杆的继续推进,张晓晶认为,未来企业债券违约事件仍有上升的趋势,尤其是部分国企和高评级公司的违约率也会上升,这将有利于打破“国企信仰”,促进风险的市场化定价,推动信用债市场的健康发展。

    不过,与“去杠杆”相对的是,企业的银行存款出现明显上升,2020年非金融企业的银行存款从2019年末的62.1万亿元上升至68.8万亿元,增加了6.7万亿元。张晓晶称,企业存款的上升与贷款及债务的上升趋势基本一致,主要表现在前两个季度的跃升上。

    央行调查统计司根据国家金融基础数据库所显示的微观数据,将企业存款上升的原因归结为两点:一是稳健的货币政策精准有效支持实体经济,使传统制造业、批发零售业得到大量资金支持;二是相关项目还没有全部实施,形成一定的资金沉淀,是项目筹资与投资之间的时间差。

    “从这一角度来看,2020年非金融企业部门的存款与债务共同增长,存款的增长为未来的支出扩张奠定了基础。”刘磊称,“但截至2020年末,企业部门定期存款的增速高于活期存款增速,显示企业信心恢复尚未到位。”

    房贷增长拉动居民杠杆率攀升

    除了企业部门外,2020年杠杆率的增长也由居民部门和政府部门的杠杆率拉动,其中,居民部门杠杆率上升了6.1个百分点,从2019年末的56.1%增长至62.2%;政府部门杠杆率上升了7.1个百分点,从2019年末的38.5%增长至45.6%,增幅达历史最高水平。

    

    单就居民部门来看,居民部门杠杆率增幅较大主要是受房地产市场影响。数据显示,在全部居民债务中,占最大比例的即是居民中长期消费贷款(主要是住房按揭贷款),占到了全部居民贷款的65%。

    《报告》称,2020年居民中长期贷款、短期消费贷款和经营性贷款与GDP之比分别增长了5.6、-1.4和1.9个百分点,房贷成为居民杠杆率上升主因,且增幅高于前几年的水平。

    另与国际相比,我国居民62.2%的杠杆率处于何种水平?刘磊告诉记者,我国居民部门杠杆率水平并不算高,仍低于美国和英国的水平,但高于德国。此外,我国居民部门杠杆率最大特征在于近20年来攀升速度较快,从2000年不到5%增长至当前的62.2%,而美英两国自全球金融危机后都有一个显著的居民部门去杠杆过程,随后基本保持稳定。

    目前,居民债务风险已被予以关注。央行日前在题为《合理评估居民部门债务风险》的专栏中提及,要高度警惕居民杠杆率过快上升的透支效应和潜在风险,不宜依赖消费金融扩大消费。我国居民部门债务风险总体可控,但宏观空间也已不大。在我国消费贷款快速扩张过程中,部分金融机构忽视了消费金融背后所蕴含的风险,客户资质下沉明显,多头共债和过度授信问题突出。

    还需注意的是,和企业存款出现增长相似,居民2020年存款也出现明显上升,从2019年末的82.1万亿元增长至2020年末的93.4万亿元,全年增长了11.3万亿元,同比增长13.8%。张晓晶表示,这一方面反映了居民正常消费需求的低迷;另一方面也增强了金融稳定性,为经济恢复到正常状态下的居民消费扩张奠定了基础。